2022年8月15日

  火箭、魔术、活塞、雷霆是去年NBA战绩最差的四支球队。他们的首要目标是积累和发展人才。虽然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但他们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发展自己的年轻人才。我们按进攻手段分类,知道四种不同的修炼路径。

  Synergy将球队结束进攻的手段分为10种:面篮单打(隔离)、低位单打(低位进攻)、过渡进攻、挡拆持球手、挡拆滚球人、离屏、脱手、补位、回传、切球,这些不能归类的,归类为杂项。

  在过去,播放类型分析侧重于频率和效率的关系。如果一支球队频繁使用一些进攻手段,并且能够高效得分(每一轮都有得分),说明他们正在向胜利进军;相反,频繁使用低效得分意味着球队正在放大自己的弱点,需要检讨自己的进攻体系。但是因为重建球队不注重赢球,所以这一次可以直接忽略效率的问题。

  在11种游戏类型中,杂项是一个未分类的类别。补篮球纯粹反映了球队对篮板和退路的选择,对球员未来的发展意义不大。因此,本文主要讨论球队其他九种进攻终结手段的频率。

  转换是现代NBA提速后最重要最高效的进攻类别。去年联赛球队每轮得分1.13,是第二高效的得分方式。四重建队的年轻球员没有理由不好好利用自己的动态优势。他们的切换进攻频率排在联盟第8-14名之间,在联盟上半区。

  另一方面,四支球队都处于联赛后一类,排名17到27。空切是NBA效率最高的得分方式,平均每轮得分1.28分。作为最好的得分方式,大部分球队自然会想尽办法创造得分机会,这就在于球员执行战术和把握机会的能力。简单来说,并不是他们不想玩或者不会玩。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四支球队战绩最低。

  除了这两类,重建球队走的路径也不同,我们大致可以分为两类:极端型(魔术和雷霆)和平衡型(火箭和活塞)。

  上图为雷霆(蓝色)和魔法(橙色)不同玩法类型的频率排名。在某个打法类型范畴内,代表队越是外围(相对于其他队伍),这种进攻手段就越常用,代表队越是中心,就越少以这种方式结束进攻。

  对比两张图表,魔术、雷霆、火箭、活塞明显走的是不同的路线。前两者的图形棱角分明,一些Playtype的使用率非常突出,一些类别的使用率极低;后两者造型整齐。即使他们有首选的得分方法,但大多数类别的使用率与联盟平均水平相似。

  对于年轻球队来说,战术跑不掉,球员持球单打是很自然的结果。雷霆、火箭、活塞的面篮单打频率都不低,排在第12到第17位。但魔术刻意限制球员打面篮单打,4.2%的频率仅高于马刺1队,场均只有4.7轮。仅杰森·塔图姆的平均每人单打数就和魔术队持平,而杰森·塔图姆的频率联盟仅排在第11位。科尔-安东尼(7.6%)在魔术的单打频率最高,但即使是他也会优先召唤队友挡拆,除非进攻时间所剩无几。

  使用长人的魔法也与其他三支队伍不同。在这次涵盖的九种打法中,内线、挡拆、挡拆都需要长人的参与。低位是中锋的传统技术,挡拆掩护是现代长人最常用的得分手段。交接需要大个子在外围扮演指挥的角色。

  在接到近距离传球后短时间结束一轮比赛的球员将被归类为手。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肉搏手,必须具备良好的阅读和防守能力,判断防守者和队友的位置和走向,也要知道队友的首选掩护模式。魔术手使用频率联盟第一,小温德尔卡特是枢纽。

  小温德尔·卡特去年在外线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虽然他场均2.8次助攻(职业生涯新高),还是很难和其他能传球的大个子相比,但他其实为队友创造了很多空位投篮的机会。然而,他所有的外线队友都不擅长投篮。三个首发队友,弗朗茨·瓦格纳,科尔安东尼和杰伊萨格斯,三分命中率分别只有35.4%,33.8%和21.4%的灾难水平。

  现在小温德尔·卡特将会阅读防守并立即做出反应。如果防守队员失去了位置,他会立刻运球进入禁区。如果防守者选择下底,他会把球传给外侧队友。他还会根据队友的习惯设置掩护。他曾说,“防守者喜欢我从特定的角度为他掩护,有的喜欢左路,有的更喜欢右路,有的希望我让他们自由选择进攻方向。”

  知道了内线球员在魔术的地位,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球队在今年的选秀中抛弃了贾巴里-史密斯和切特-霍尔姆格伦,而选择了状元秀保罗-班切罗。因为贾巴里-史密斯基本没有外线传输能力,切特-霍尔姆格伦也没有厚实的身体来给手和掩护,而保罗-班切罗不仅有传球能力,而且独立进攻能力也比小温德尔-卡特(刚遭遇小温德尔-卡特)高一个级别。

  虽然本次分析不包括篮球副刊,但是魔术的篮球副刊频率明显落后于其他三支球队,这和球队重视纪律的风格是一样的。球员倾向于后退,而不是抢篮板。效果是魔术在攻防转换的情况下每轮只损失1.11分,是四支重建队中最低的。

  单看阵容配置,不难发现雷霆正在构建一个现代化的体系:重点培养的新秀都是6尺5以上,不会外投的球员不会超过一个。大部分球员都有持球的创造力和外线投球的能力,专注于时尚的无位置篮球。

  在任何时代,挡拆都是NBA最常用的进攻起止方式。雷霆在挡拆持球和挡拆掩护的使用率上排名前六,是联盟中通过挡拆投篮使用频率最高的球队之一。

  如果一名球员在正确得球后短时间内完成一轮比赛,而没有绕过封盖或移动到篮下,这将被定义为定点进攻(定点进攻)。用最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简单跑动后一接到球就扔/切。雷霆的定点进攻频率位列联盟第二。阵中,卢甘兹-多尔特场均有6.3轮以定点进攻完成进攻,为联盟之最;场均接球投篮5.8次,联盟排名第9。在他前面的是像克莱·汤普森和邓肯·罗宾逊这样的跑位射手,以及像尼古拉·武切维奇和劳里·马尔卡宁这样打挡拆的老队员。最直接的结论是,卢甘茨·多尔特几乎所有的投篮机会都不是通过跑位或者队友掩护获得的,而是可以来自队友切入球,或者是接到球后无视防守的大力射门。

  在9个打法类别中,雷霆几乎放弃了4种进攻方式,低单打、手打、空切、绕过掩护的使用率分别排在联盟第30、28、27、29位。前者是与现代潮流脱节的进攻模式,后三者则是典型的运动报价特点,通过传球、掩护、空切不断寻找得分机会。这种进攻的好处是射门机会不会集中在一两个人身上,防守方更难预测进攻战术(因为实际上没有具体的战术,只有跑位和传球的框架)。相对于身体天赋和个人技术,这三种进攻更注重球员阅读比赛的能力和纪律性。拥有众多选秀主力的热火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他们使用手拉手、空切、绕过掩护的频率都是联盟前三。

  从培养的角度来说,频繁使用团队进攻可以锻炼球员的视野,像小温德尔·卡特在魔术的成长,但缺点是掩盖了同样重要的个人能力。两者之间,雷霆选择了培养和暴露新秀的独立进攻能力。如前所述,教练马克·戴尼奥(Mark Daigno)认为,现代篮球强调球员在瞬间的决定,他们希望在职业生涯之初,在一场高水平的比赛中培养他们何时投篮、何时传球、何时切入的想法。

  客观结果是雷霆是联盟四大挡拆球队之一,打了很多面篮单打(赛季末因谢伊-吉尔杰斯-亚历山大缺阵而大幅减少),也鼓励球员无掩护投篮(定点进攻)。只有这样球队才能筛选出有投射、传球、切球潜力的年轻球员,而不是用制度掩盖球员的个人能力。

  说到这里,雷霆在今年的选秀中选择切特-霍尔姆格伦的想法就很明确了。根据NBADraft的选秀报告,切特-霍尔姆格伦在进攻端的强项在于攻防转换,有球和无球之间的切换能力,外线投射能力,这些都是雷霆主要进攻方式所需要的技能。相比之下,雷霆没有选择的贾巴里-史密斯控球技术粗糙,进攻和切割能力有限,可能与球队现有体系不兼容。

  魔术风格和雷霆完全不一样。直到双方完成重建,才知道谁赢谁输。比如去年联盟最常打定点进攻的凯尔特人,在东部决赛中压倒了团队篮球的代表热火,却在总决赛中输给了同样打了很多手交、空切、绕盖的勇士。

  活塞和火箭在玩法分类上可以称为平衡型。除了他们两队,联盟只有森林狼在任何一个分类频率都没有排进前五或者后五。这样做的好处是对玩家的打法没有严格的限制。年轻选手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和实力进行表演。在职业生涯之初尝试不同的得分方式,有助于他们日后融入不同的体系。缺点是放任发展可能会让菜鸟无所适从,尤其是完成度低的年轻选手。

  但是,即使是同样的平衡型,活塞和火箭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活塞有两种使用最突出的打法:定点进攻(联盟第六)和绕过掩护(联盟第十)。两人都是外围接球,然后短时间内完成进攻,就看接球前有没有绕过掩护。以凯德·坎宁安大师为例。他的主要传球对象是萨迪克·贝,场均9.9球传给他,4.1投,其中超过一半(2.1)是三分球。

  还有一个有趣的数据。活塞去年场均传球304.4次,排名联盟第四,仅次于掘金、勇士和步行者(季中交易后明显下滑),说明球队看重球的流动。但是活塞只有23.5次助攻,全联盟倒数第七。有了上面的Playtype数据,这种现象就可以理解为活塞的球光围着外围移动,却未能有效创造良好的得分机会,这也是球队未来需要改进的地方。

  改变进攻作为最突出的进攻选项表明,火箭队是一支充满活力的球队,小凯文·波特和杰伊·格林分别以场均3.6和3.4轮结束比赛。虽然重建球队不用太注重效率,但是凯文·波特的转换进攻每轮只得到0.87分,是全联盟效率最差的12%。作为一个三年级的首发,他肯定失败了,这也说明凯文·波特不一定是未来火箭控卫位置的答案。

  火箭队的平均进攻不仅在联盟标准上,而且即使在四支重建球队中,除了改变进攻之外,他们在其余八种打法中没有排名第一或最后。其实早在2020年上任之初,主教练斯蒂芬·塞拉斯就曾表示,球队会打出“不可预测”的进攻。

  斯蒂芬塞拉斯上任之前,火箭以单打和小球闻名,但随着麦克·德安东尼和哈登的离开,球队刻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斯蒂芬·塞拉斯刚刚上任就对媒体说:

  “如今的NBA,你不可能只有一种打法,球可以是其中之一。在进攻端,我们希望对手更难预测我们的打法。”

  “我会努力让球队在进攻端打得更轻松,球员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而不是袖手旁观看球。”

  从今年的Playtype分布来看,火箭确实有效的贯彻了斯蒂芬-塞拉斯的政策,没有过分依赖具体的得分方式,也没有放弃任何进攻方式。从短期成绩来看,火箭去年的进攻净值是108.1,是四支重建球队中最高的(虽然只排在联盟第26位),差距明显。

  还是那句话,在重建的过程中,我们很难判断团队的发展方向是否正确。但从Playtype数据来看,可以肯定的是,这四支球队都有着清晰的建队思路,都在打造一支最适合管理者和教练心目中的现代打法的球队。

  虽然去年火箭进攻端表现最好,雷霆净值最差,但单纯从培养难度和操作难度上,更容易走向极端进攻体系。因为菜鸟可以专注于完成相对单一的任务,比如魔术球员不用担心是否打单打,雷霆球员只是关注切入后的机会。球队也更清楚球队需要的球员类型,更容易挑选出适合体系的球员。

  相反,新秀打出不同的进攻方式是最理想的,但现实是年轻球员的篮球智慧和悟性太高。而经验告诉我们,想要赢得比赛,并不一定要能够打出不同的进攻方式。最重要的是能够用常用的Playtype高效得分。以今年的分区冠军为例。勇士的低单打、挡拆、补篮的频率都在联盟倒数五名,但他们的空切、绕过盖的使用率却排在联盟第一,每轮得分都在联盟一流;凯尔特人在挡拆掩护和换手频率上垫底,但定点进攻的频率和效率却在联盟前列。

  今年夏天,所有四支重建队都有前途的新秀。他们能不能和球队现有的体系相处,或者球队会不会为他们改变进攻模式,都可以成为赛季初我们要关注的一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