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7日

  原标题:72年尼克松访华前夕,美国大使向中国提出1个请求:还请释放2个人

  “大使先生,尼克松总统非常乐意访问中国,并且已经在为此做准备了,只是……”美国大使沃尔特斯兴奋地说。

  “哈哈哈,沃尔特斯先生,有什么话您不妨直说。”中国驻巴黎大使黄镇亲切地提醒他一句。

  “总统先生希望贵方能够将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释放。”沃尔特斯说到。

  “原来您提的是这两位呀,放心吧,根据他们日常的表现,我党已经决定提前释放他们了!”黄镇一席话着实让沃尔特斯吃下了定心丸。

  “如此甚好,尼克松总统可以放心访华了,愿中美两国友谊长存!”沃尔特斯激动地站了起来,伸出手表示愿意进一步努力促进中美关系。

  20世纪70年代初,由于冷战的继续和国际地缘政治因素,中国与美国这对曾经的死对头因为共同的利益而相互试探并逐步靠近。1971年10月,美国驻巴黎大使沃尔特斯接到秘密指示急匆匆向中国驻巴黎大使馆驶去。

  而接待他的是中国驻巴黎大使馆武官黄镇,后者对于沃尔特斯其实没什么好印象,此前两人就曾私底下接触过,每次都不欢而散。

  对于这次拜访黄镇,其实沃尔特斯心里也挺没底的,一方面,他担心再次吃到“闭门羹”,一方面,华盛顿交待的任务又不得不完成,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沃尔特斯出发了,出乎意料的是,黄镇这次态度一改往常,两人之间的会谈出奇的顺利。

  而沃尔特斯提出的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条件是释放两位在中国的美国罪犯,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什么堂堂第一大国的总统会对两个无名之辈如此关心,甚至将其放在与中国的谈判桌上?

  此二人一个叫作约翰·唐奈,一个叫作理查德·G·费克图,两人都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实,早在朝鲜战争时期,二人就因为间谍罪在中国东北被逮捕入狱,要知道,那时被判间谍罪的外国人受到的惩罚是非常严酷的。

  1952年6月,长白山附近的山民在打猎时突然发现一个满是英文的帆布包,而不远处还有照明灯闪烁的情况,警惕性极高的山民们立刻认定美国人极有可能在片深山老林里空投了间谍人员,而且,根据现场来看这些数目不详的间谍肯定还在附近活动!

  接到山民报案后的吉林军分区人员立刻行动,在一番艰难地勘察后他们发现了长白山里一处规模不大的美军间谍活动基地,双方一阵对射后由于人数上的差距,很快这个小型基地就被英勇的吉林军分区战士们端掉。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到此结束,几个月后,一名不速之客出现在了吉林公安局门口,他主动要求投案自首。在众人仔细审问下,终于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

  此人是一名华裔美国人,名叫李军英,几个月前在吉林军分区那次行动中他失去了活动基地,同时也丢失了与线人联系的方式,孤身一人在白雪皑皑的长白山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加上他长时间处于紧张和饥渴状态,所以,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决定投案求得活命。

  与此同时,李军英还提供了重要情报,即:渗透进东北的美国间谍不止他一个,还有其他人在四处活动。这可让倾听的警察们后背发凉,不过,李军英表示自己有办法帮助他们实施抓捕。

  不久后,李军英策反了一名叫做牛松林的间谍,后者利用电台发出假情报诱导间谍们前往指定地点接头,而吉林武警官兵们早已守在原地等待猎物们出现,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一次意料之中的大胜。

  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就是在这次行动中落网的,起初,两人死不承认自己的间谍身份,谎称自己是美方的民航人员,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拒不承认。

  眼看两人死活不肯透露真实情况,吉林军分区人员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敲开了两人的嘴,在口供中,两人承认了自己其实是美国中情局特工,来中国有两个任务:一是接走重要人员李军英,另一个任务则是尽可能多的搜集有关中国的情报。

  1954年,两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尽管整个审讯和审判过程中方秉持“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可是,仍然受到美方的无端指责,在美方看来,中国最高法院缺乏人证物证并对中方的量刑提出质疑。

  此外,美方甚至厚颜发表了一份抗议声明,要求中国方面无条件释放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只是,在这份漏洞百出的抗议书里,美方多次声称两人的平民身份并否认两人通过非法手段进入中国境内。

  针对美方的无理取闹,中国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实施了关押。眼看抗议书无法打动中国,狡猾的美国政府干脆动用自己在联合国的影响力,企图逼迫中国就范。

  当年年底,周总理和外交部联合发表声明,不仅将两人落网的全过程进行了细致的介绍还对美方肆意质疑并践踏中国法律的行为提出了驳斥。一时间,中美双方因为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事件闹得剑拔弩张。

  虽然与美国人的口水战依旧在继续,可是中方秉持着人道主义精神,允许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的家人来华探望。

  一年之后,在著名的万隆会议上,周总理对着众多外国政要重申了对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两人的审判是无可争议的,随后,周总理一改口锋,表示愿意就此事与美国方面交换意见,前提条件是美国人必须尊重中国的主权和法律条文。

  1955年7月,英国作为调解的一方正式加入了会谈,相比于美国人的蛮横无理,英国人提议双方展开大使层面的会谈接触以和平解决争端和冲突。

  为了争取会谈的主动权并显示诚意,中方一度同意释放以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二人为首的11名美国间谍。中国的诚意与积极的态度获得了许多国家的好感,可惜,即便我方这样让步,美国人依然不愿意低头认错。

  整个会谈过程进行得相当不顺,究其原因,美国人的傲慢和对法律的任意曲解是导致双方迟迟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的根本因素,谁也想不到,这场会谈断断续续竟然持续了整整9年!而在这9年里,对方的无理取闹无疑已经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事情的转机出现于1969年,当年大洋彼岸的美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尼克松总统上台,说起尼克松这个人,至少在他执政初期对于中国的态度是友好的。果然,上台后的尼克松立刻通过基辛格试探谋求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信号。

  1971年,著名的“乒乓球外交”标志着中美关系开始有所好转,而在此期间周总理也通过巴基斯坦向美国提出了正式邀请,希望尼克松总统能够访华。

  面对中国人再次伸出的橄榄枝,这次美国人终于放聪明了,尼克松首先派遣基辛格在当年两次访华。

  在当时,基辛格的到来,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件。基辛格回国后对在中国的所见所闻进行了汇报,尼克松这才有了底气向中国请求释放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二人。

  基于如此,才就有了沃尔特斯与黄镇的对话,而此时距离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被捕已经过去20年了,在这20年时间里,两人在劳动营里表现出色,认错态度良好,更重要的是,出于当时国际政治因素的考虑,获得了中方的宽大处理。

  1973年,唐奈被中国政府释放回国加上此前已经被提前释放的费克图,至此,轰动一时的“美国间谍案”基本告一段落。

  那么,回国后的二人生活得怎么样呢?或许通过2006年中情局解密的文件报告来看,二人在中国服役19年期间未受到过严刑拷打,中国人在这件事的态度上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一致好评。

  约翰·唐奈和理查德·G·费克图两人后来均从中情局退休,逐渐成为了普通人。对于当初在中国的那段不平凡的岁月,两人百感交集,同时也对中国人民充满了感激。

  唐奈后来进入哈佛大学深造并顺利毕业,之后在老家谋得一份法律专家的职业。除此之外,再婚后的他幸福美满,妻子更是拥有中国血统,2014年在家中安详离世。

  曾经的对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走到了中国的对立面,成为了中美关系和平化的见证人,并最终因此而被世人铭记,究竟是祸是福?或许只有当事人最有资格讨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